王力:漫谈中学的语文教学

  • 时间:
  • 浏览:1

   我没办法 了读过中学,也没办法 了教过中学,现在我来谈中学的语文教学问题图片,显然是不大约的。讲得不对的地方,敬请同志们批评指教。

   “语文”你你这个 词有有一种意义:有有俩个多是“语言文字”,从前是“语言文学”让我中学的语文课大约是指的“语言文学”。一九五六年中学语文分科,就分为“汉语”和“文学”。

   不管是“语言文字”也好,“语言文学”也好,中学语文课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有点硬是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就目前的情况看,许多中学生的文字还不通顺,甚至大学毕业生写一篇科学论文,内容很好,文章却不通,别人看不懂。有人指出,现在报纸杂志上常常突然出先许多病句和不规范的得话,又有前言不搭后语,前后矛盾的文章。中学毕业了,本该文字通顺了,然而并没办法 了通顺。大学一年级常常开设写作课,那就等于补课。你你这个 补课,那就侵占了学生学习各种科学的时间,问题图片是严重的。许多,大伙儿的中学语文教师应该在培养学生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这两方面加倍努力,有点硬是在培养学生写作能力方面加倍努力。

   过去有人把中学语文课讲成政治课,总要人讲成文学课。讲成政治课显然是不妥的。大伙儿的语文课本选了许多政治性很强和思想健康的文章,是用潜移默化的手段去提高学生的政治觉悟,并肩也宣传精神文明,无须不还可以 教师们再完整篇 宣传,那样的政治思想教育效果不见得好,反而没办法 了时间教好语文。讲成文学课也是不妥的,可能大伙儿的学生无须希望人人都成为文学家。相反地,大伙儿毕业后,可能升入大学是话,多数进了理工科,少数进文科,进文科的人也不统统进中文系。许多,有的教师在讲堂上高谈艺术手法,我看是无的放矢。当然,有广义的文学,有狭义的文学。可能教师讲一篇游记,讲它写得那样生动,那样情景交融;讲一首诗歌时,讲它的形象思维,讲它的高超意境,还是必要的。但也不能占用太满的时间。

   如可还可以 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这是有有俩个多十分难解决的问题图片。学生的文章写不好,并总要可能他写了几次错别字,也总要可能他不懂语法。主也不逻辑思维问题图片。所谓主谓不合,动宾不合,等等,下皮 上是语法问题图片,实际上是逻辑问题图片。至于篇章实物,更是大半属于逻辑思维问题图片。目前报纸杂志上许多理论文章,在推理方面,用三段论法一衡量,毛病就出来了。统统大伙儿在中学里要进行逻辑思维的教育。大伙儿中学没办法 了逻辑课,培养学生逻辑思维的责任就落在中学语文教师身上。

   如可会办?大伙儿不还可以 要求语文教师在语文课里讲逻辑(最近语文课本里也讲许多逻辑,许多讲得不深不透)。许多,即使讲成逻辑课,也没办法 了多大用处。培养逻辑思维并总要背诵许多逻辑条条就能解决问题图片的,要通过实践。让我,最好是教师在公开评改作文的完后 ,用语法术语评改不合逻辑的得话,用旧时“起、承、转、收”的说法来评改篇章实物。从前做就很有针对性,会获得较好的效果。

   另外有有俩个多问题图片是古汉语的教学问题图片。从前我是反对语文课本选读古文和古诗的,可能学生无须不还可以 许多古汉语知识,选读了许多古文、古诗,倒反原因 学生写不文不白的文章。现在我的看法有了改变,我认为,适当地选读许多古文、古诗有两点好处:第一,大伙儿的青年将来也会接触到许多古书,现在培养他许多阅读古书的能力也是好的;第二,现代的文章常常是长篇大论,拖泥带水,许多学是点古文,学它的要言不烦,简洁明快,都不还可以 纠正文风。不过,我仍旧主张低年级先学现代文,高年级再适当地选读许多古文、古诗。现在从前把古文和现代文穿插地教学还是不妥当的,从前就会原因 青年们不知不觉地写出许多半文不白的文章来。我常常看见人家的孩子在读小学的完后 可都不还可以 够写出通顺条畅的文章,等到中学毕业后,写的文章反而不通顺了,多半是可能受了古文的影响。

   许多学是习古文,主也不学它的文气,而总要学它的词藻。韩愈说:“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者皆宜。”这才是高超的文格。可能一味堆砌词藻,也不文格卑下。最近我在一次语文教学座谈会上提出,中学语文课本里不应该选读《中山狼传》一类的文章,引起许多中学语文教师写信来质问。人太好《中山狼传》不但一味堆砌词藻,许多滥用不贴切的典故,学生学了,就会写出那样不通顺的文章来。

   许多学是习古代汉语,是为了培养学生阅读古书的能力,总要为了教学生写文言文。我多次反对青年人写文言文可能是半文不白的文章,引起许多读者来信批评我。人太好我反对青年人写文言文的理由很简单:大伙儿是现代人,要说现代话,无须说古代话。有一位工人师傅写信批评也许:“在封建社会里,不还可以 地主有文化,农民没办法 了文化;今天在社会主社义会里,为那些不用许多学是文化?”这位工人师傅把文言文和文化混同起来了。《毛选》五卷不还可以 一篇文言文,其余总要白话文。应该说,白话文才是最高文化,可能这是语文现代化,它最能表达现代文明人的思想感情的得话。

   有一位中学教师写信批评也许:“你不该嘲笑青年人误用文言词汇。要教会大伙儿运用文言词汇。古代成语言简意赅,都不还可以 雄厚现代汉语,为那些不用青年学是习古代汉语?”这位同志也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古代成语沿用到今天,可能成为现代汉语的组成次要,大伙儿在白话文里用它,就不该认为是半文不白。我所反对的是,放着现代的词汇不用,而用古代词汇;我有点硬反对的是,放着“呢、吗、的、了”不用,而用“之、乎、者、也、矣、焉、哉”。

   我在二十六岁的完后 ,从前反对过白话文。我写了一篇《文话平议》,登在《甲寅》杂志上。我主张除了小说剧本以外,都应该写文言文。你你这个 主张是违反历史潮流的,就让多读了许多书,才认识了我的错误。不料“五四”运动六十年后的今天,还有人主张写文言文!最近几年来,我收到许多(太满)青年人和化学教师的来信,写的是文言信。大约是可能我编过一部《古代汉语》,以为我喜欢文言文。由此都不还可以 看出,文言文又逐渐抬头了。我在这里趁此可能说一说,希望中学语文教师同志们无须鼓励学生写文言文。

   (写)文言文好的反义词不宜提倡,还有有俩个多多原因 ,那也不不容易学是。封建时代,知识分子十载寒窗,学是古文,尚且有学是不好。何况今天大伙儿的青年要学科学知识,哪能有十年的功夫学是古文?结果写下来的文言文一定非驴非马,青年人看不懂,看不惯,老年人想看 摇头。吃力不讨好,何苦呢?

   拉拉杂杂讲了那些。还是开头我讲的得话,不对的地方,敬请同志们批评指教。

   一九八一年七月九日于哈尔滨

   本文原载《文化知识》第1辑,1981年10月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基础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