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山鹰:从全民所有制解构高房价

  • 时间:
  • 浏览:0

  高房价不仅是可能降的,并且 是应该降的,更是有有助于 降的。

  我国的土地管理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国家所有制是这俩 这俩 所有制呢?根据我国宪法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接着宪法第七条又规定:“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有经济的主导力量。”

  由上可见:国有等于全民所有;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当然就等于是全民所有。不过在上世纪30年代并且,我国的所有制形式则是私有制。

  全民所有为甚等于国有?国家为甚儿 要成为土地的所有权人呢?国家又是通过这俩 去实现其土地所有权利益的呢?

  这涉及到国家的目的及国家的表现形式。

  黑格尔说:“国家的目的在于谋求公民的幸福,这当然是真确的。”“国家是满足公民幸福的中介。” 用胡锦涛主席得话说: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既然国家的目的在于谋求公民的幸福,那末 土地的国家所有制必然是服务于这俩 目的,为谋人民的利益而设定的。并且 ,城市市区土地从并且的私有制改变为全民所有制(国有制)有这俩 意义呢?难道所有制形式的改变这俩 不要 目的吗?

  可能国家过于抽象,有有助于 借有助于一2个多实体来实现其目的,政府就那我应运而生了。这俩 的现象就出在这里。全民所有等于国有;并且 ,国有是否等于政府所有呢?全民所有=国家所有=政府所有,这俩 等式成立吗?

  全民所有是指全体人民所有,而全体人民由每一2个多自己组成。按理说,城市土地的全民所有制应该保证每一2个多人全部都会一块属于自己的、安身立命的土地。还有有助于有有助于 那我有有助于解释当初把土地从私有制转为公有制的正当性。

  既然每自己都应该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安身立命的土地,那末 他占有、使用、处分、收益这块土地是不有有助于 支付费用的。可能在这块土地上盖住房,他除了支付材料费、人工费和必要的税费以外,他不再有有助于 为这块土地支付土地费用;可能他有有助于 为这块土地支付费用,那就证明这块土地不属于他。进一步可证明,可能全民中的每一2个多人全部都会为他居住可能购买的房子支付土地费用,那末 ,组成全民的每一2个多人就都全部都会土地的所有权人。既然组成全民的每一2个多人都全部都会土地的所有权人,那末 土地的全民所有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全民所有又究竟是谁所有呢?

  诚然,全民所有制可能由每一2个多人自行其是地主张,有有助于 由政府出面有有助于得以贯彻实施,但城市土地的全民所有制绝对不等于政府所有制,更不等于地方政府所有制,则是毫无这俩 的现象的。

  要是要 说,在房地产这俩 的现象上,政府不过是实现土地全民所有制的工具,而全部都会越俎代庖,摇身一变,自己成为了土地的主人。但事实上,几乎所有城市的政府都把自己当作土地的所有权人,全部都会有偿转让、拍卖供居民普通住宅使用的土地。在华东这俩城市,土地出让的收益占当地财政收入的40%以上。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宣告的数据显示,我国房价的构成比例为:地价占40%,建造成本占30%,建筑材料占20%,税费占10%,地价在房价中起主导作用。

  按照上述比例,每平米1万元的房价,扣除40%的土地出让金,价格为6千元;若是5千元的房价,则下降为3千元。

  可能一群人会说,政府当然要从交易中收取费用,房地产领域不要 例外,不然政府怎么运作?这实际上是亲戚朋友向政府缴纳税收,以保证政府正常运转以及必要的公共支出的这俩 的现象。中国房地产协会的数据中,全部都会10%的税。可见,税与土地出让金是一2个多概念。

  并且 ,在土地全民所有的体制下,向购买基本住房的居民收取土地出让金是不合理的。这无异于说,一2个多人若使用他那我拥有所有权的物品(土地),有有助于 向第三人支付转让费。这根本违反物权法的基本原理。

  正是高额的土地出让金,让亲戚朋友望房兴叹。在这俩 这俩 的现象上,地方政府显然是违背了“谋求公民幸福”之初衷。

  政府是全部都会在任何情况汇报下全部都会还有有助于 收取土地出让金呢?全部都会。可能房子是卖给外国人、无国籍人,应该收,可能亲戚朋友全部都会中国“全民”中的成员;可能纯粹是从事商业性开发的项目,比如商场、写字楼、饭店等,应该收;可能是满足基本居住要求以外的大别墅、高档公寓、超大户型,应该收。

  政府不向公民满足基本住房要求的房子收取土地出让金,全部都会政府对公民的恩赐,不要 公民作为土地的所有权人那我能 拥有的权利。那种认为经济适用房不收取土地出让金是“照顾”低收入群体的说法当然也是不成立的。

  至于各级政府对公民基本住房可能收取的土地出让金,属于民法学上的不当得利,应与返还;收得不要 ,返还得也要不要 。

  不过,这俩 指着靠土地出让金增加政绩,指着土地出让金而寻租的官员而言,是我不要 接受这俩 说法的。

  有那末 多人可能很不幸福了。亲戚朋友以高价买下了房子,每个月全部都会到银行还月供,成为二十年、三十年为房子打工的“负翁”、“负婆”。那我我还是想说一句我能 窝心得话:亲戚朋友当然是在为房子打工,为房子月供,那我,亲戚朋友是全部都会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俩官员的政绩和寻租而打工,而月供呢?

  再次重申:土地属于人民,不属于地方政府,更不属于官员。

  此文删节本发表于7月4日《检察日报》之《声音周刊》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06.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